Previous slide
Next slide

他们自己的联盟

使用Cinema 4D和Octane快速完成无人机竞赛宣传片。

By Steve Jarratt

无人机竞赛是一项刺激的新运动,飞行员之间相互竞争,指挥自己的飞行器穿过一系列障碍赛道。无人机配备有摄像头,可以将视频返回发送给飞行员的第一人称视角(FPV)眼镜,就和他们在亲自驾驶一样。

对于2016电视季,无人机竞赛联盟需要一个宣传片宣传自己,还要一系列的ID演绎,排行榜图形和数字广告。这些任务交给了Dazzle Ship,一家位于伦敦东区Shoreditch的制作公司,其服务过的客户包括Adidas,Asics,Bloomberg和Wateraid。

创意总监Alex Donne-Johnson对于DRL的宣传片有些想法:“一方面我们需要告诉观众关于无人机竞赛的技术知识,另一方面我们要做些艺术处理让竞赛显得更刺激。片中要有资深飞行员,激烈的竞赛,撞机以及精心设计的赛道。我们的任务是为即将到来的电视季强化频道品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开场了。”

由于大部分观众不知道什么是无人机竞赛,所以Dazzle Ship团队需要很小心才能传递出核心理念。“这是一个位于现实与科幻之间的新概念,”Alex说。“有点类似于会影响到真实世界的电脑游戏。DRL面临的问题是人们认为它只是一个电脑游戏,并不了解它真实的一面,关于玩家,FPV眼镜和资深飞行员。所以这个开场的目的就是向大众普及知识,但是要放到一个科幻场景里,用来描述无人机竞赛的体验。信息量过多就显得很平庸,太科幻了观众就有可能不知所云。”

为了打下正确的基调,片子一开始是实拍素材和照片级渲染CG无人机的组合,代表着现实中竞赛开始前的准备工作。但后面观众就被带入了一个更加概念化、风格化的环境,随着大幅度的摄像机运动穿越霓虹灯似得竞赛通道。“对于叙事来说,真实世界中的概念很重要,”Alex说,“但是我们需要适当艺术化处理,找到一个抽象的方法去渲染无人机竞赛的氛围。”

他坦承他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要在较短的制作周期内整合这么多概念。这个四人团队只有八周来完成这个项目。“要达到我们想要的质量水准,这些时间确实很紧张。对于客户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要赶在电视季之前完工。”

为了按时完成项目,Dazzle Shipship使用了Octane Render-Otoy出品的一个无偏差渲染引擎。相较于传统的CPU渲染,Octane采用GPU进行计算,在C4D中可以快速的进行交互预览。“我们选择Octane,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周期太短,”Alex说。“我们知道我们需要快速去创建一些概念图,有时需要做一些调整然后再发给客户。Octane此时就很有用了,它允许你快速做出修改,还能保证很高的渲染质量。GPU渲染农场现在也越来越多。不过我们没用到农场,收集了足够多的GPU自己渲染的。”

视频开头是飞行员在穿自己的FPV眼镜,使用AE添加了一些高科技UI元素。然后无缝剪辑到纯CG无人机,无人机的机翼加速转动,进而从发射平台起飞,是一个很酷的慢动作。无人机模型是3ds Max转的,不过为了在C4D中做贴图和动画,90%都需要重建。

起飞啦!我们的视角切换至无人机的摄像头,赛道充斥着锃亮的金属和发光的灯,未来感十足,颇有Tron 2.0的意思。“所有的赛道都是在Cinema 4D中完成的,严格遵从艺术指导,”Alex解释说,“所有的东西都是在Octane中渲染的,OC可以保证速度和质量,还可以提供高质量的实时预览。”

隧道是用模型沿样条克隆实现的,而轨道就是一个精细的样条扫描得到的,目的是为了得到复杂的形态。为了得到漂亮的金属反射,用到了一个带渐变的HDRI环境以产生一些变化。“我们的想法就是尽量让照明趋于真实,所以场景应该主要由自发光材质照亮。”

霓虹灯效果是灯光和自发光材质的结合。“实际上灯光都很少用到,”Alex说,“主要是用于打亮太暗的区域,不过还是尽量保证真实。有时候你不能使用纯黑色,因为可能会变得很暗。所以可能使用一个灰色,然后后期调暗。我们知道要让场景足够暗以突显光线。”

无人机高速通过科幻环境时,会在尾部留下发光的轨迹-使用相当非正统的方式得到的一个效果。“为了渲染速度,光线是在Cinema 4D中使用毛发对象完成的,”Alex解释说。“毛发似乎与Octane结合的很好,在纹理和照明方面也非常灵活。我们使用自发光材质来模拟真实的光晕效果。镜头渲染了很多通道,最后在After Effects中进行合成。”

当无人机飞出赛道后,它们向城市进发,当然一切都是在Cinema 4D中建模完成的。行进路线源自DRL的logo,片尾镜头往后拉的时候会出现。

他们渲染输出了很多通道,使用自发光通道来强化拖尾和灯光,根据场景选择是否输出环境吸收,高光和照明通道。还输出了运动矢量和深度通道来添加运动模糊和景深效果。“我们没有使用Octane的运动模糊,”Alex评论说,“不过我们确实在一开始的无人机镜头中用到了OC的景深效果。非常快非常强大。其余的镜头我们还是在后期添加的。”

“Octane是一个新兴的渲染器,参数设置很多,”他补充说,“所以每个镜头都需要经过大量调整才能得到最佳结果。由于我们是在本地使用不同机器渲染,所以需要给每台机器分配不同场景。这么做很累不过节省了大量的渲染时间。所有的镜头要么是直接照明要么是路径追踪,这要基于场景中用到的材质类型。”

渲染完毕后,工作转移至后期去强化整体视觉和氛围。“我们从Cinema 4D中导出摄像机和空物体至AE,然后使用VideoCopilot的Optical Flares插件。有一点点效果就好了。对于发光来说,Octane自身就可以得到很棒的效果。不过我们还是在AE中稍微强化了一下。”

“Cinema 4D配合Octane简直是如虎添翼,这允许我们快速迭代,与海外客户合作也不成问题。而且由于OC是新兴的,所以网上有很强大的GPU社区用来交流和解决问题。”

尽管Octane已经很快了,不过项目还是需要熬夜和数周的奋战,这让Dazzle Ships团队吃了好多垃圾食品。“项目期间我们吃了好多汉堡,”Alex坦承,“还包括一个叫‘毁灭者’的汉堡,号称是全英国最大的汉堡,足足有8英寸。在等待渲染的时候,你完全可以陷入食物昏迷。”

Steve Jarratt是英国的一个长期的CG爱好者和技术记者。

所有图片均由Dazzle Ship提供。

Dazzle Ship官网:

www.dazzleship.com

Previous slide
Next sl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