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迹

对于他们最新的室内项目,创意部门DBLG决定用3D打印来呈“固化”他们最新的想法。


伦敦的创意部门DBLG常常让他们的艺术家们自由的发掘新的想法和技巧:“这是一个探索、实验的平台,最重要的是充满乐趣,”公司的元老级导演,Grant Gilbert说。

由于对3D打印着了迷,工作室决定着手一个通过真实打造每帧所有模型的逐帧动画。“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通过电脑完成的,”Gilbert解释说。“我们在寻找一个对电脑模型进行实物制作有兴趣的工作室项目。我们一直很喜欢初出茅庐的George Pal(匈牙利出生的动画师),并且希望利用现代技术对其进行重新打造。

由于项目是对自己概念的证明,我们做出了一个相对简单的决定:动画展示了一张熊的在攀爬一个向下的电动扶梯,3D打印使得使得熊有效在指定的位置上行走。”我们的目标是两秒钟,50帧的动画循环,”Gilbert说。“我们先设置好电动扶梯的动画,之后将熊放置于其中。”


比较有技巧的部分是制作阶梯的循环,利用一个布尔物体将克隆剪切到正确的形态。对于每一帧,阶梯都被制作成结构紧凑,整洁的单一模型。“我们的确保每个台阶都是整洁封闭的线框物体,同时法线都有按顺序相互对其。这些都是为后面的3D打印做铺垫,”Gilbert说道。

制作熊运动的动画的重担就落在蓝色动物园制作公司的身上了,坐落在伦敦的蓝色动物园制作公司曾获得过BAFTA动画大奖。你之前也许见过动画片中的主角:一只多边形造型的灰熊盯着动物星球节目,并试着从里面抓一直鱼出来,然后抓抓背爬上一棵树。这只制作了动画的灰熊角色被导入设置好电动扶梯的场景的Cinema 4D。每一帧都被导出成OBJ,然后用Makerbot Repilicator 2(3D打印机)打印出来 – 一套价值2000美元的台式系统。“每个模型需要耗时差不多3个小时,”Gilbert解释说,“每50次的打印作业中,我们只会出现1到2次的错误。将整套模型组件打印出来花了我们大约4周的时间。这时段相对较长的时间,不过我们已经适应了对大型3D文件的长时间渲染。

一旦50个模型都打印完成后,他们通过清理模型上多余的塑料来整理模型,这些多余的塑料在打印中对熊的模型起到支撑的作用。我们需要对打印出来的模型改改补补,不过总体来说打印机对模型的打印是非常棒的,”Gilbert说。然而,过程中还是存在一定的风险:“我们时时刻刻都将紧救工具包放在最近的地方,因为我们需要将打印后的模型,用刀篇从树脂打印平台下取下,如果不及时取下的话模型会粘在上面。所以每当我们不小心割到我们的手指或受伤的时候,我们常常会说类似‘我感到自己还活着’的话。我们已经适应了电脑动画的工作模式,偶尔改变下工作方式是件非常有意思的事。连续的模型序列被放置在一个设置好灯光和佳能5D,并连接到运行Dragonframe的手提电脑的小舞台——专业的定格动画制作软件。

Dragonframe被迪斯尼和阿德曼这样的动画公司运用至今。输出动画被编辑并搭配上音乐,并在网络上传播开来。这漂亮的动画序列,很快在各个CG网站传播开来。“这次的作品很大程度上提高了我们的社会知名度,”Gilbert承认。 “我们很快被我们所面临的的责任所淹没。时代周刊的公司与创意评论版甚至刊登了一篇关于该项目的文章。3D列印物件已被用于在停格动画短片好几年,而莱卡电影ParaNorman也采用的流程来创建诺曼的多样表情。因此,尽管这个概念并不是全新的,但DBLG的循环动画仍十分奇妙且迷人。「我们并没有料到这项工作所达到的成果」Gilbert回应。该工作室的 专案在3D列印的社团得到惊人的回馈,不过,有些动画师也质疑该工作室不是该以产生CG为重心,Gilbert直言:这并不是问题的关键,任何人都可以做 到这一点,但我们希望能透过光手来制作真实的东西。

他也提到实际上的身体接触将是整个过程的最好的部分:人们不禁把它捡起来并触摸它!熊动画的成功大大激励了DBLG全体,并给与其对未来作品的新概念。这份动画的确是有延伸的可能性,Gilbert说:我们从中学习了透过Cinema 4D来达到最好的3D列印,我们非常热衷于技术发展,并探讨过程中找的新方法,达到下一个层次。Steve Jarratt 是一名位于伦敦的元老级的CG爱好者和科普文章作家.

DBLG 网址:dblg.co.uk

 

 

 

Previous slide
Next slide